青山。

开个号舔山老师和花老师。
“zqsg吃cp是要遭报应的。”
我等着报应来找我。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都是动物,装什么高级。

[魏白]大千世界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还是最爱你。”

  白敬亭到家的时候和往常一样,夜深了但始终有一盏温柔的暖黄灯为他亮着。

  他大步走到沙发前看着正睡着觉的人,嘴唇有些干上手摸到的额头没有想象中那么烫。魏大勋整个人包裹在暖黄色灯光里,温柔的灯光将他融化在泛着暖意的滤镜里。手里还攥着毯子,眉头有微微皱起,睡得并不平坦。白敬亭把手从他额头上拿下来,他睫毛一颤,他以为他要醒了。

  白敬亭看着沙发桌上放的空了的药袋子和喝完水的杯子,接了一杯水放在魏大勋醒来就能够着的地方,抬腿往浴室去了。

  好像病倒的人是他一样,临近年关,综艺要录、路跑要去,两人已有一个月左右未见了。行程对不上,总是一人在中国的东边儿跑着宣传首张专辑,一人在跨着时差的海岛上举着画着一朵花的素描本害羞得不知所措。

  他对着想念这一种东西总是害羞的,那一种感情总是藏在羞红的耳尖和嘴里戏谑着提到的名字,明明嘴里说着的是diss的话,嘴角却莫名在上扬。

  “他总是这样。”何老师经常说到。
 
  浴室里的灯光是白色的,他抬头看着光线溢出直至填充满整个浴室。冷光源不散热,只有从热水器里的水接触到皮肤的时候散出的雾气,彰视着浴室里的温度是暖的。

  他确实是这样的,总以为自己能把喜欢还有想念这种情绪藏起来,其实并不然。眼底的情绪明明白白地挂在明面上,魏大勋看的真切。

  洗完澡魏大勋已经醒了,伸手冲他勾了勾,白敬亭自然而然地往他身前那块沙发坐着。半梦半醒的魏大勋一手抱着白敬亭,一手插好吹风机电源打着哈欠给白敬亭吹头发。白敬亭靠在他怀里摸出手机刷微博,魏大勋看着屏幕上某位好友被拍到带女友回家过年上了热搜,“后天再回你家吧,明天多睡会儿得了。”魏大勋因感冒有些沙哑的声音就在耳边,白敬亭转过头亲了亲他的嘴角,“好啊。”

  魏大勋停下手里的吹风,白敬亭打了个哈欠,放下手机反身抱住魏大勋,“还有就是,我想你了。”

♥:就是想搞搞两位老师
♥:结束,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