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

开个号舔山老师和花老师。
“zqsg吃cp是要遭报应的。”
我等着报应来找我。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都是动物,装什么高级。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手机快没电啦,刷了一下首页看到了某苏太太的纠葛,单凭文而言我不太吃这位太太的文笔,有些略显幼稚可爱。日常的红心蓝手只是因为在首页就点了,看过的文没有几篇啦,我向来看文就是看的舒服,这位姑娘的文些许有些尴尬啦,我的尴尬癌挺强的哈哈哈哈。

这两天心态还不错啦,之前有位小可爱私信来安慰我。其实自己的状态也不是很差啦,就想着要做一个淡定的人,太急躁会被人讨厌哒。每天就是拍照拍照和拍照,往日里还想着要帮忙管管店里的琐碎,后来就明白了,“关我屁事关你屁事的道理。”可能因为越来越透明化所以就被不太关注也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和听我讲话啦。其实也不太重要,刚开始会有一些难受,但是很多有趣的事我也并不想跟那些姑娘分享,我可以跟我朋友讲哒。

好啦,今天太迟啦,就不说啦。
看到这条lof的姑娘们愿您有个好梦或早上好呀。

最近也不太开心。

我称我的不开心为罪孽,因为这些不开心的事都是由我自己的一些决定而产生的。例如当初决定到这边来上班,不算明智,可能是情义占了大比,后来才知道你所看重的情义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可以随意答复的一件事而已,所以在当天抵达这个地方时就很想回家啦。

这段时间太累了,追星也没有什么时间,刷老福特也是碎片时间。最可怜的时候是在上下班路上刷。最近这两天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也很懒,懒得不知道想干嘛,打开老福特写写东西吧。

其实也不知道要写什么啦。

我在这边的所见所闻并不太想写下来,不太让人愉快。庆幸我是一名摩羯座,忘性很大的那种,所以不记下来我很快就会忘掉。

也辞职了,大概是太想我妈了哈哈哈哈哈。
我没办法很轻松的待在一个女孩子居多的地方,她们总是很爱斤斤计较,也很会抱团取暖。我很清楚一些女孩子之间的事,所以有时候也希望自己能够避免甚至逃避。可现实会告诉你,人呢就是这样的。

我是一个很容易被别人带着情绪走的人,所以我厌恶一切在人后说人坏话,在人前说人好话的人。可惜这一次败就败在,我明知到这边上班做的就是黑脸,却还是听信了过来上班。背了锅或者是我不开心,好像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听取的不过是一面之词,然后再来指责我。

就突然的很不想拍照了,可是仔细一想,我除了拍照也什么都不会。唉,太难啦。

拍照怎么讲呢,我可能会回归之前的生活状态,会随便找个工作,买买裙子打打游戏。生活怎么样折腾我也不太想去磨蹭了,感觉呀,总是赢不了生活的。还不如好好在坑底待着,总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活着吧。

负能,一次醉酒后写的。


醉酒凌晨后的两点半,听着外面的空调滴水声,我想起了每个人都会有的初恋。
初恋总是美好的,你得到亦或者得到过,都觉得是曾经美好的事情。我未曾得到过,大概是因为相恋时错过。
我们都曾深爱对方,却在时间的桎梏中一点一点错过。我喜欢他,我也告诉过,但这不过是时光路上的一些琐碎。他告诉我喜欢过,或许就是最好的结果。在相同的时间互相喜欢过,虽然往后的时光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时光里回忆曾经的过往,我还是很喜欢他,可是都是过去时。
过去的不必在多回念,你喜欢的虽然还在喜欢着,会在往后的时光里唱成一首思念的童谣,却不能占有你的所有时间。
我也知道我对你的喜欢其实蛮厉害的,可是我也知道那种情感只是一种属于我自己的情感了,不必再打扰你也不必再让你知道。感情这种事总是让我觉得这个人间不值得,也并不是只有情爱会让我难受,更多的是生活中的一些细节,让我无法理解想要放弃继续下去。
可我还是要活着,努力制造理由活着,或许是要买裙子也或许只是因为爱情这种很宝贵的东西会发生在我身上,大概就是这样。
虽然奢望存在,可并不是能够成为让我努力活着的理由。还有很多的事情都不能成为让我开心活着的理由,买裙子追明星,这些事情如何让人开心,明明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我无法说服自己开心一点,也没办法让自己变得开心。好像开心这一件事情只是脸上很开心,而整个人从不会开心一样。
就像我以为所有人的开心都是画的假脸。


为梦想而做的一切都算可耻。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今天要去新工作那边了,一个新城市。
对一份新工作还是会有莫名的恐惧感,影楼或多或少都是女孩子偏多,和女孩子相处总是要小心一点。

有些莫名的焦灼感,不想拍照却又不得不拍照。

不能在家躺尸刷lof搞魏白了=.=

总之,祝自己好远吧。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先提一句,希望各位姑娘不要关注我…我不太写文都是一些废话抱怨和乱七八糟的东西,比较影响心情…

即将要去上班的地方是一家新开的摄影影楼吧,暂时称为影楼,实在是前期做的不算太好,唉。

跟摄影主管打了一个小时电话,聊了很多,其实店里情况我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想赚钱又想做口碑,前期投入肯定大而且如果真的要做到工作室那种,前期估计也得赔。

可惜现在做成影楼了。

后续慢慢改变吧。

希望工作顺利吧,又要进入一种每一天都是摸相机的日子了。

希望我不要太快对摄影失去喜欢。

工作还是要努力哒,毕竟还要买裙子呢。

最近想拍的东西都不太想拍,修了点片子,不想发,发给模特看了挺满意,社交软件都不太发,有点烦躁不安啊。

躺尸的日子里每天靠炊事班的故事度日…愉快…

睡了睡了。

[魏白]大千世界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还是最爱你。”

  白敬亭到家的时候和往常一样,夜深了但始终有一盏温柔的暖黄灯为他亮着。

  他大步走到沙发前看着正睡着觉的人,嘴唇有些干上手摸到的额头没有想象中那么烫。魏大勋整个人包裹在暖黄色灯光里,温柔的灯光将他融化在泛着暖意的滤镜里。手里还攥着毯子,眉头有微微皱起,睡得并不平坦。白敬亭把手从他额头上拿下来,他睫毛一颤,他以为他要醒了。

  白敬亭看着沙发桌上放的空了的药袋子和喝完水的杯子,接了一杯水放在魏大勋醒来就能够着的地方,抬腿往浴室去了。

  好像病倒的人是他一样,临近年关,综艺要录、路跑要去,两人已有一个月左右未见了。行程对不上,总是一人在中国的东边儿跑着宣传首张专辑,一人在跨着时差的海岛上举着画着一朵花的素描本害羞得不知所措。

  他对着想念这一种东西总是害羞的,那一种感情总是藏在羞红的耳尖和嘴里戏谑着提到的名字,明明嘴里说着的是diss的话,嘴角却莫名在上扬。

  “他总是这样。”何老师经常说到。
 
  浴室里的灯光是白色的,他抬头看着光线溢出直至填充满整个浴室。冷光源不散热,只有从热水器里的水接触到皮肤的时候散出的雾气,彰视着浴室里的温度是暖的。

  他确实是这样的,总以为自己能把喜欢还有想念这种情绪藏起来,其实并不然。眼底的情绪明明白白地挂在明面上,魏大勋看的真切。

  洗完澡魏大勋已经醒了,伸手冲他勾了勾,白敬亭自然而然地往他身前那块沙发坐着。半梦半醒的魏大勋一手抱着白敬亭,一手插好吹风机电源打着哈欠给白敬亭吹头发。白敬亭靠在他怀里摸出手机刷微博,魏大勋看着屏幕上某位好友被拍到带女友回家过年上了热搜,“后天再回你家吧,明天多睡会儿得了。”魏大勋因感冒有些沙哑的声音就在耳边,白敬亭转过头亲了亲他的嘴角,“好啊。”

  魏大勋停下手里的吹风,白敬亭打了个哈欠,放下手机反身抱住魏大勋,“还有就是,我想你了。”

♥:就是想搞搞两位老师
♥:结束,大家晚安。

【魏白】第八种爱情

  “一眼就相中的人是不太能忘记的,特别是在年少时。”

1.
  凌晨两点半修完片子的魏大勋盯着照片里的少年,又想起了他的十八岁,十八岁时曾坐在他左手边低头学习的少年。

  窗外有野猫沿着窗沿走过,窸窸窣窣的声音惊扰了他人的梦境,也惊醒了魏大勋。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再不睡觉明天的拍摄要迟到啦。

  翌日的拍摄约在了城东的摄影棚里,临出门前因为拿书架上的电池打翻了在一旁的书。书里掉出了一张照片,他的高中毕业照。那时候的他还很胖,他的身边站在白敬亭,戴着细框眼镜臭着一张脸看着镜头。那时候的白敬亭穿上校服像是隔壁初中的学生,又白又瘦,跟站在他一旁的魏大勋成了反比。

  魏大勋看着他臭着的脸,低头想了想当初是为了什么呢。

  哦,大概是因为魏大勋的高考分数不太理想,他告诉白敬亭不准备读大学了,读了也是浪费钱。看着来为他们拍毕业照的摄影师说,他要去学摄影,白敬亭便不高兴了。

  少年人总是这样,情绪都表现在了脸上。他总觉得白敬亭很好哄的,一场酣畅淋漓的篮球赛和一杯学校门口的地下铁总能哄好。

  而那一次,他好像没有哄好白敬亭,而原因却不止这么一个。他却没时间再去回想了,急急忙忙出门赶去了城东。

2.
  等他抵达摄影棚时,模特正在化妆。今天的拍摄是一家极具有特色的淘宝店铺的模特拍摄,做原创的店铺总是带着一股态度。据说店主兼设计师是某高端衣服品牌出身,可魏大勋一点也不了解,潮是潮,好看也好看,可惜价格也很好看。

  魏大勋同化妆师打完招呼,便坐在沙发上刷着微博,隐约听到化妆间传来的声音,“您就是摄影师吗?”

  魏大勋抬头看见来人,“啊,是我,您好您好。”抬头看见的人有些眼熟,“小白?”

  少年的模样变化不大,白敬亭还是戴着一副细框眼镜,脸上的轮廓更加明显了,还染了一头酒红色的头发。

  要不是因为魏大勋早上才看了他们的毕业照,许是现在也要楞上一会儿。

  白敬亭诧异地盯着面前的人,看着魏大勋笑着的梨涡才反应过来,“你是魏大勋?”上下打量一番才惊叹道,“你现在这么瘦了吗?”

  魏大勋傻笑着看着白敬亭点了点头。

  白敬亭见他不说话只盯着他笑,干咳了几声,说道,“我就是这家店的店主,我给你说一下今天拍摄的一些想法……”

3.
  孤独且张扬:他性格清冷而孤独,却又张扬到让人移不开眼。

  拍摄结束后,白敬亭看了片子很满意,他要的“孤独且张扬”魏大勋拍摄的恰好主题。

  白敬亭是魏大勋见过最好的甲方,拍摄结束还请所有人吃火锅。

  一整天的摄影结束,模特两姑娘和化妆师都累极了。圈子里赚钱赚的都是辛苦钱,像这种赶场似的拍摄,大家都是连轴转,晚饭老板请客吃火锅,两姑娘都乐出声了。

  一波人抵达火锅店时,火锅店里正热闹着。等点了菜,模特里一姑娘摸出手机,对魏大勋说到加个微信。魏大勋笑呵呵加了,也就顺便加个化妆师和另外一个模特。

  一顿火锅吃的宾主皆宜,两姑娘结伴离去,化妆师恰巧家就是附近,只有魏大勋背着摄影包等滴滴,而他先于滴滴等到了白敬亭的车。

  “我送你吧。”白敬亭摇下车窗。

  魏大勋取消了滴滴,上车,“麻烦你了。”

  “没事。”

  魏大勋很想同白敬亭说说话,说说关于这么些年,说说摄影真的很有趣,说说他同他的关系还能不能像那时候。可今天他们说过的全是关于拍摄,他挺直了背脊,偷偷看向白敬亭。他感叹呀,他还是那么好看。

4.
  芦苇花语:韧性、自卑的爱。

  白敬亭将车稳稳当当停在魏大勋的小区门口,熄了火,也不说话。抬头看着路灯一闪一闪的,在闪了十三下之后,还是灭了。

  魏大勋在灯灭了之后,仗着夜黑肆无忌惮地盯着白敬亭侧脸看。白敬亭一直知道魏大勋在盯着他看,他笑了一声,转头掐着魏大勋的脖子吻了上去。

  路灯没有光,没有人能注意到路边停着的路虎里有两个男人在接吻。

  魏大勋感受脑后带着冷汗的手和唇上接触到的柔软,黑夜让他的听觉更加敏感,咚咚咚地心跳声不知道是他的还是白敬亭的。

  接触到的柔软只是贴在他的唇上,他伸手很轻,像是要抱住珍宝。他不知道他伸出手是否正确,可他却知道如果这是一场梦境,他甘愿沉溺绝不醒来。

  “张嘴。”

5.
  魏大勋逃离那辆路虎时,路灯突然亮了。

  他到家后,身边回响的是白敬亭轻声的喘息,他懊恼于他的逃离。他还是很害怕,害怕在灯光下、白日里和白敬亭靠的很近。他太怕了,以至于灯光亮了,他逃了。

  第二日醒来时,他在开了灯的书房里,那张毕业照魏大勋其实偷偷牵了白敬亭的手藏在了背后。

  那时候的他也很胆小,但是一遇上白敬亭的事,总是有着一腔孤勇用不完。即使是同父母闹翻,告诉他不跟白敬亭断了就不再支付他的学费也罢,还是同那个喜欢白敬亭的男孩子打架伤了手也好,王嘉尔问了他多少次,他便说了多少次不后悔。

  即使在白敬亭悄无声息的离开后,魏大勋也只有一句不后悔。

  他摸出手机看见白敬亭发的转账信息,是昨天拍摄的余款,还有一句,[你还爱我。]

  白敬亭在遇到他的事上,总是很笃定,因为他一直都是对的。

  [你在哪儿?]

  [你楼下。]

  魏大勋奔下楼,穿着昨天的白衬衫的人就站在那里,清晨的阳光还算柔和,白敬亭就站在阳光里。

  “抱。”

  魏大勋伸手抱住他,十八岁的白敬亭委屈了就冲着魏大勋要抱,那时候魏大勋总是抱住他哄他,直到人耳朵红了再放开。

  现在他怀里的白敬亭也委屈极了,“为什么我们之间的故事,我还要听王嘉尔说给我听?”

  魏大勋不说话,抱着白敬亭。

  一楼大爷的鹦鹉在一旁叫着“早上好”,白敬亭挣开魏大勋的怀抱,被拉着上了楼。

  魏大勋做了在他十八岁不敢做的事,他们在清晨的阳光里拥抱,在会有人经过的楼道里牵着白敬亭的手。没有白敬亭的七年,他的日子过的平乏,对白敬亭的想念也会给他的日子添加色彩。他在人声鼎沸的路上因白敬亭而逆行,唱一首绝美的童话剧。

  “我们在一起吧。”魏大勋走在前面拉着白敬亭的手,突然在楼梯上转过头说道。他是胆子很小也被人打击过,说过他配不上白敬亭也被骂过被打过。可当他看见白敬亭站在楼下等他时,他才醒悟,他不是那个十八岁的小胖子,白敬亭也不是遇事躲在他身后的小孩子了。白敬亭在楼下等他,他告诉他,他有勇气站在你面前了。

  “不,”白敬亭盯着魏大勋笑,“我们都没有说过分手,就不能算分开过,现在只能算是和好了。”

6.
  后来魏大勋在社交软件上发了一张白敬亭的背影,配字:“青春无论长短,总会有结局。”


♥:我流魏白,ooc是肯定的。
♥:小白高中毕业后是出国。
♥:重要角色其实是嘉尔…
♥:“孤独且张扬”是小白。
♥:芦苇是大勋fa。
♥:写到一半被求而不得这种情绪控制了,求而不得真的很难受。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最近真的很佛了…跟朋友聊天,都是追星女孩当然少不了聊到cp。作为一个cp粉以及两位老师的粉,我是真的很佛了。我朋友说,我的cp那一天没发糖,一想,吃cp不就是为了吃糖嘛,简简单单的吃糖就好啦。

佛是因为跟另外一位不追星的朋友聊到,大勋二十九岁生日的时候我还感叹过都二十九了还不谈恋爱呀,家里不催的嘛。又说到就算是大勋现在公开恋情,不管是男是女,或者是不是小白,我都可能也不会怎么样了,就默默祝福就好啦。也不算是特别佛吧,就是第一对zqsg吃的cp暴击伤害太高,导致我现在吃cp虽然是zqsg地在吃,但是也很清楚很多事情都不太可能的。

虽然很明白两位老师都是上升期不会公开这件事…真的是追星使人想的太多。

每天七点起床的日子终于停了几天,最近在家躺尸刷文刷B站,闲下来又觉得太闲了,每天都是混吃等死…太忙了又让人觉得累…阿西吧…工作是不可能有的…我爱躺尸[没有]…

明天想出门去看工作,在老家这边先看下,不合适就跟母上商量一下吧…

我爱摄影[没有]…

摄影使人成为非洲人…还有头秃…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最近有点累,今天还搞脆皮鸭到现在,明天还要早起赶车再转车去帮一位化妆师拍妆面,真是宁人头秃。

工作也还没确定,头疼。

睡觉睡觉。
片子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没修…修片让我难受。